福彩快三预测

  • <tr id='jyQF6n'><strong id='jyQF6n'></strong><small id='jyQF6n'></small><button id='jyQF6n'></button><li id='jyQF6n'><noscript id='jyQF6n'><big id='jyQF6n'></big><dt id='jyQF6n'></dt></noscript></li></tr><ol id='jyQF6n'><option id='jyQF6n'><table id='jyQF6n'><blockquote id='jyQF6n'><tbody id='jyQF6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yQF6n'></u><kbd id='jyQF6n'><kbd id='jyQF6n'></kbd></kbd>

    <code id='jyQF6n'><strong id='jyQF6n'></strong></code>

    <fieldset id='jyQF6n'></fieldset>
          <span id='jyQF6n'></span>

              <ins id='jyQF6n'></ins>
              <acronym id='jyQF6n'><em id='jyQF6n'></em><td id='jyQF6n'><div id='jyQF6n'></div></td></acronym><address id='jyQF6n'><big id='jyQF6n'><big id='jyQF6n'></big><legend id='jyQF6n'></legend></big></address>

              <i id='jyQF6n'><div id='jyQF6n'><ins id='jyQF6n'></ins></div></i>
              <i id='jyQF6n'></i>
            1. <dl id='jyQF6n'></dl>
              1. <blockquote id='jyQF6n'><q id='jyQF6n'><noscript id='jyQF6n'></noscript><dt id='jyQF6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yQF6n'><i id='jyQF6n'></i>
                  繁体 简体
                委员办公平台
                电子邮件系统
                最新动态:
                ·市十四届政协常委会召开第十四次会议  ·市政协召开专题协商会 盛茂林讲话  ·为推进体育教学综合改革建言 市政协组织部分政协委员进行专题视察  ·市政协党组召开扩大会议 盛茂林主持  ·市政协召开第三十七次主席会议 盛茂林主持  ·市政协党组召开扩大会议 盛茂林主持  ·学深悟透全会精神 展现政协担当作为  ·市政协开展重点提案办理协商活动 盛茂林出席并讲话  ·市政协组织部分界别召集人和委员开展界别视察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 : 天津市政协  >  学习园地  >  政协史话
                苦尽甘来心向党 陈佩华
                天津政协网 www.tjszx.gov.cn 日期:2021-06-23 08:48 来源:市政协文史馆
                【字号: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陈佩华,女,1933年8月出生,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评剧代表性传承人,艺名小花玉兰,原中国戏剧家协会天津分会副主席,第八届天津市政协常委,原中国民主促进会快三委员。

                  评剧是我国的传统剧种,它的发展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道路。我是一名评剧演员,我的成长过程同样是很不寻常的。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的教育和培养,我绝不可能有今天的艺术成就和社会地位。即使我在艺术上有所建树,而没有新社会制度的建立,我们这些从艺人员也绝翻不了身,更谈不上能够得到社会的尊重和信任。   

                  

                  陈佩华参加政协会议

                  我在解放初期,坚决放弃了每月收入1500元高薪的私营评剧团名演员地位,自愿到国家办的评剧团当一名演员,月薪仅300元。这件事,说起来容易,但是回想我亲身经历的这一过程,实在是一个很不容易的转变,这当中包含着我的认识、教训和痛苦的斗争。然而,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则是党对我的许多教育和培养。

                  我出生在梨园世家,父亲陈艳楼师从马虎亭为评剧小生,母亲花玉兰是三十年代著名的评剧演员。二位老人在旧社会靠卖艺为生,养活着我们全家,受尽了压迫和剥削。旧社会的艺人遭凌辱、受歧视的事实,早就在我幼小心灵里引发了强烈的反抗情绪。稍长,父亲教我学戏去接他的班。旧社会的戏班不养老,不养小,上了年纪的演员,人老珠黄不值钱,不少艺人晚年穷途撩到,断了生计,结局凄惨。我对这种不奉,心里同情而不平。我常想,为什么我们当演员的就不能好好地演戏,平平安安地生活?

                  有这么两件事叫我永远也忘不了。

                  一是解放前有一次随母亲在天津河北大街老天桂戏院演出,我们正在后台化装,突然闯进一伙地痞流氓,喝得醉醺醺,我因急于化妆上场,顾不得向他们打招呼,这就触犯了他们,不但口出不逊,其中一个坏蛋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我跟前的洗脸盆踢翻了,盆里的水溅了我满身,当时吓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哭了起来,心想吃这碗饭太受气了,真是低人一等。那时我虽弱小但性格刚强,心想:我们不欠你们,也没惹过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一时火从心来,想要与他们论个高低,不然我就以死相拼。我父亲怕吃眼前亏,只好过来赔礼说:“我女儿年轻不懂事”。一再请求他们原谅,才算完事。事后我问父亲,咱们为什么要赔礼道歉,早知这样我决不干这一行。父亲说:“这世道就这样,咱为了活命,只好忍着,受着。”我再一想,如果不演出,一家人怎么活。尽管如此,我心中一直憧憬着有朝一日艺人们能有出头之日。这种心情象强烈的火种一直在燃烧。然而残酷的现实,等待着我们的只有更坏的前途。天津解放前夕,社会混乱,人心不稳,谁还有心看戏?为了谋生,我父亲就带着我最小的弟弟到街头去卖报纸养家糊口。旧社会艺人的这种悲惨遭遇,我永生难忘。

                  另一件事就是天津、北平相继解放后不久,我应北平华北戏院邀请去演出,那年我才十几岁,只知演好戏就行了。演出期间北京市文化局的干部郭玉景同志受局领导委托来做我的思想工作,希望我脱离私营戏班到国家办的评剧团里来。郭同志语重心长地多次找我谈话,讲了新旧社会对比,讲了党的文艺方针和政策,阐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穷苦大众翻身闹革命,为的是把劳动人民从旧社会的苦海中解救出来等等。但是放弃私营班子挑班领衔赚高薪的机会,一下子转到国营评剧团去当演员,工资又少,这可不是小事。我心里明白,这件事我父亲绝不会同意。但那个时期已经体会到解放后共产党消灭了旧社会各种黑势力,艺人们不像从前那样受气、低人一等,对共产党我有崇敬之心,觉得对比之下,共产党确实比国民党强。接着,北京市文化局为提高艺人的素质,让我参加演员文化学习班。通过学习,我不但提高了文化水平,而且明白了一些党的文艺路线、方针、政策,自己觉得应该跟党走,到国营剧团会有远大前途;在私营班子里虽赚钱多,但到处流浪式地演出,钱再多也没有前途。但是我父亲坚决不同意我到国营剧团,我俩经常为这件事吵吵闹闹。那段时间我苦恼极了。有一次北京市文化局安排我与马连良、赵燕侠等人在公安部礼堂为首长演出。开场戏是我们评剧《人面桃花》。赵燕侠的京剧《玉堂春》居中,马连良、罗蕙兰的京剧《审头刺汤》压轴。当时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贺龙元帅等许多中央首长全在台下看观,我心里热呼呼的。我想,我们这些旧社会被人瞧不起的艺人,今天能为中央首长演出,这是党给我们的荣誉,使我感到在新社会我们艺人才真正有了地位,于是更加坚定了我放弃高薪脱离私营班子到国营评剧团工作的决心。但父亲坚决不同意我这样做,父女关系十分紧张,我当时曾提出实在不行咱就脱离父女关系,而父亲仍然不同意。实在没办法,我只好离家出走,躲起来。这样我父亲才慌了手脚,勉强同意了。

                  

                  陈佩华在政协演出后与关牧村、骆玉笙等委员合影

                  以上两件事是我思想转变的转折点。这件事讲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容易了。当时我经历了痛苦的思想斗争,名利思想中的“利”字,使很多人昏了头脑,我也不例外。然而当时我认真思考了郭玉景同志讲的一系列道理,对比了新旧社会的变化,毅然决然选择了跟着党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一光明前途。现在回想起来确实不易!

                  天津解放初期,为配合当时形势我曾演过像《九件衣》《兄妹开荒》《夫妻识字》《艺海深仇》《枪毙恶领家》等进步剧目,这虽使我思想有点滴提高,但我以为那个阶段我还不是自觉的,只有后来在党的多方教育、培养下,我的思想才有真正转变。

                  

                小花玉兰演出《吕布与貂蝉》剧照

                  1951年为配合宣传《婚姻法》,我曾主演过《小二黑结婚》《小女婿》《刘巧儿》等反对包办婚姻的剧目,我在思想感情上也都有很大的进步。1954年北京市举办戏曲汇演,我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获表演奖,受到周总理、朱总司令亲切接见。1955年周恩来总理在北京饭店招待印度政府访华团,我与吴素秋等人被邀出席,曾在宴会上清唱助兴,周总理慈祥而亲切的鼓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这之前,我们曾到空军部队慰问演出,受到空军官兵热烈欢迎。演出结束,空军干部同志们纷纷前来道辛苦,表扬我们,从言谈中看得出解放军同志们非常尊重我们。

                  

                  在天津市政协全体会议期间,时任市委书记高德占到文艺界别看望委员

                  1958年天津建立评剧院,我奉调来天津评剧院青年剧团工作,随即领衔到上海、长沙、南昌、杭州等地巡回演出。我演唱的《牛郎织女》一剧曾在上海唱片厂录制唱片,发行全国。青年评剧团在“文革”前经常到北戴河为毛主席、中央首长演出传统剧目,受到了中央领导的好评。

                  

                  政协全体会议选举时,陈佩华投票留影

                  所有这一切都使我体会到新社会的文艺工作者是 多么光荣!回想我自己从一个旧社会受压迫的艺人成为今天社会主义文艺工作者,国家一级演员、全国剧协理事、剧协天津分会副主席、天津市文联委员、天津市政协常委,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党给予的。尤其我母亲现已88岁高龄(1991年),在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下,她老人家从中国戏曲学院退休,现在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我的弟妹们均已大学毕业,分别在不同的岗位上为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努力工作。我想如果在旧社会,这些情况是不敢想象的。苦尽甘来心向党。我决心更加努力,为繁荣戏剧艺术奋斗终身!

                您是进入本站的第 位浏览者
                版权所有:快三平台 津ICP备05013411号-1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09号 技术支持:北方网